七缺三

【德哈】残缺的字母⑼

设定:每个人十六岁都将烙印上一个灵魂伴侣的线索,不巧HarryPotter却得到了缺失的字母。

残缺的字母(目录)
【德哈】残缺的字母⑻ 


第九章

Draco穿过空旷的走廊,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回到消失柜被毁之前,他只记得自己转了很多圈。

金发男孩懊悔地挥了一下手,又是要命的优柔寡断在作祟!

现在正是冬日的清晨,霍格沃茨城堡里一片冷清,大部分学生都沉浸在梦乡之中,连挂在墙上的鬼魂们都缩成一团打瞌睡。

Draco静默地走在古朴的走廊中央,这一条路是通往南边的黑湖的,他并不想这么快回到他自己原本的时间去。

大概是难得的空寂让他繁杂的思绪得以平静,在这里,就好像进入了真空地带,他可以暂时逃避那个时间的压力,暂时不用去想杀死自己的老师,暂时忘记关于HarryPotter的一切事情。

Draco裹紧了袍子走出走廊,外面下着鹅毛大雪,洋洋洒洒的雪花如羽毛般轻盈,他接在手里,看着冰凉的水珠化在他手心,Draco缓慢地在白净的尚未有人涉足的雪地上大胆地印上自己的足迹。

黑湖是霍格沃茨一个老湖了,宽广澄澈又宁静,只需要站在原地盯着它波澜不惊的湖面,莫大的敬畏感就会油然而生,他坐在湖边的雪地上,不管雪水是否浸湿了他的袍子。

Draco沉默地用手划着冰冷的湖水,另一只手掏出魔杖点出一个小小的火焰,那朵火漂浮在水上,跃动着仿佛有无限活力,但一片雪花砸在它身上,噗的一下就灭掉了。

他施了一个守护神咒,他想从记忆里挖出一点令人愉快的事情舒缓心里的苦恼,但那幽寂的蓝光从杖间翻腾出来、那只陌生又熟悉的白鹿腾起蹄子的时候,Draco却愣住了,他本想找个无声的陪伴同他消磨这雪花飘飘的祥和清晨。

他原本的守护神是一只身材中等的雪地银狐,虽然并非摄人心魄的壮美物种,但却很讨他喜欢,Draco也经常在送给别人的贺卡礼物上施一个装饰咒,让自己那只精致的银狐见见生人。

可现在这一脸纯真无辜的牡鹿是什么玩意?

这只鹿有着两只水润的眼睛和树枝般的鹿角,灵动地在空中转了一个圈,亲昵地在他脸上蹭了一下,他不知道为什么,Draco想抓住这只嚣张的鹿问一下他把自己的银狐扔到哪里去了。

那只飘逸的生物在空中踏着轻快的步伐,拨开树叶,踩在平静的湖面上,Draco立刻跟上它,环绕着湖边跑了起来,直到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棵巨大繁茂的树。

在遥远的彼岸,有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那里痴痴的望着缓缓来矣的牡鹿,Draco紧紧地盯着那个伸出手的人——Harry Potter。

阴魂不散,他拼命想逃避却逃不掉的人。

疤头就像一场毫无预兆的中耳炎,摸不到,却让他又痒又痛。

Draco紧攥着魔杖,看着那个人倚靠在树下,毫无戒备地抱着虚无的守护神合上眼睛。

空寂的湖边,对岸站着两个人,雪花轻落,模糊了整个世界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树下的男孩,放任自己的情愫翻滚在风中。

“傻子.....”Draco撇着嘴无奈地笑了,他自己也没有发觉,或许是大雪蒙住了整个世界。

接着是更不可思议的,事后回想起来想扇自己一巴掌的事情发生了。

他脱下了自己的袍子,施了一个飘浮咒,看着自己残留余温的黑袍在雪水中上下翻滚,最终落在了HarryPotter的身上,体型差距让Draco的袍子完美的盖住了Harry的身体。

Draco回过神来,失神地望着自己的双手,该再转动一次时间吗?还是时间已经安排好了命运的走向,任他如何处理挣扎都是蚍蜉撼树?

“我们,能否战胜时间?”

特里劳妮教授的说话声像老式唱片刮擦在拨片上的声音一样嘶哑,在风声和雪花打在叶片上的声音之中显得分外模糊。

我们不能战胜时间。

他转过身,掏出了时间转换器,无言的拨动回到原来的时刻。

甚至不能战胜命运。

它为你书写好了人生,你所能做的,要么翻页,要么撕烂。


“Harry!我找到了!”Hermione激动的抓住Harry的手臂说道,女孩有些雀斑的小脸兴奋的发红,雀跃的心情洋溢于表。

“什么?”

“时间转换器!今天我离开图书馆的时候,把包忘在凳子上,一出去我就想起来了,立刻回去拿,然后我在清点东西有没有少的时候,在书包夹层里找到了!”,Harry看得出来Hermione是真的很开心,他也跟着一起笑了。

“这太好了,你不用逼你自己写两万字道歉信了...Ron也不用因为买了一条项链而被你挂到墙上谢罪了...”Harry开她的玩笑,Hermione的脸又升起红晕,聪明小姐咬着下唇笑着嗔怪了一声Harry。

Harry温柔地弯弯嘴角,Ron从外面跑进公共休息室里窜到她和自己中间坐下,一脸谢天谢地的夸张表情,Hermione捂着嘴小声地笑着。

挚友间的嬉笑打闹混杂着炉火里噼里啪啦的木柴燃烧的声音,为这个落雪的黄昏添了两分生气,但今夜短暂的快乐过后,每个懵懂的霍格沃茨学生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前,盯着漆黑的天花板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的时候,都不约嗅到空气中的沉重。

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
“Draco,”Snape教授从转角忽然出现,他高大的身子挡住了Draco的去路,男孩硬生生刹住脚步才没有撞到对方身上,“消失柜怎么样了?”


“被HarryPotter给毁了。”Draco淡淡地说了一句,侧开身子靠在墙上,十六岁的少年身形瘦削却康健有力,随意的倚在墙上就是一片风采,年轻真好,可以在十二月份还只穿着薄毛衣。

但Snape教授没有心情想这些,他听见消失柜被毁,深不可测的双眼紧紧地锁住Draco的脸,忽然,他用力地拽住Draco的领子凑近他,严酷而低沉地说道:“你让消失柜.......被Potter毁了?!”

“你知道任务失败......Malfoy一家和我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吗?!”他加快了语速,咬牙切齿地说。

Draco抑制住自己想要战栗的欲望,掰开Snape的手,把他推远了。

“我当然知道!”男孩心虚地拔高了声调,回音在走廊里盘旋,Snape站在不远处冷漠的看着他,一阵凛冽的穿堂风吹过,他黑色的袍子向后翻飞,像一片墨浪,Draco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东西,只有冷和一丝微不可见的绝望。

“我没有时间了,Draco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。有些人,天生就没得做选择。”Draco从未听过他如此虚弱的喃喃声,不知道是说给Draco听,还是说给他自己听。

“你太年轻了。”

他看穿了我。

Draco沉默的看着Snape转身离开,走得越来越远。

他猛地打了个寒颤,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寒风冻地瑟瑟发抖了,Draco搓了搓胳膊,慢慢地转过拐角。


Harry坐在床上,看着手里潮湿的校服黑袍子,手指轻轻拂过胸前墨绿色的刺绣花纹,有些东西堵在他胸口呼之欲出,但又是那么繁冗混杂,Harry想要把这些东西都抖干净弄清楚。

但是却越想越复杂不堪,他把这件袍子放下,盯着无名指的印迹发呆,像打印机没了墨水一样,他的印迹停留在D.N没有继续变化过。

有些东西已经很明显了,明显到张扬,他却一直在假装视而不见。

因为Harry知道这只是他漫长人生中又一个玩笑而已,并不是人人都选择和灵魂伴侣在一起,把身上的印迹当作一个陌生的纹身,生活继续,还是很快乐。


Hermione曾经给他找了一篇文章,是巫师世界里一个文学大鳄写的叫《我的灵魂认错了人》,他打破了传统认识中人们对灵魂伴侣的百分百肯定,他说这些印迹像神的枷锁,人不像人,两个人变作一个人,从出生就被打包销售,在流水线上相遇,被设定了相爱,人们只是盲从。

Harry想着,他的灵魂会不会也认错了人?

或许有,或许没有,Harry很难定夺,灵魂伴侣之间,究竟是先有了羁绊再有了爱情,还是先有了爱才有了纠缠?

连赫拉克利特都难阐述清楚。

“嘿Harry,Dumbledore教授找你过去。”Ron红色的脑袋从门里面探了出来对他说道,Harry点了点头,把袍子折好压在枕头底下,穿上鞋往校长室走去。

“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,Harry。”

白胡子的老年人和蔼的看着面前瘦弱却又不平凡的男孩,一世界的重担此刻都落在他单薄的肩膀上,Dumbledore教授的手在他肩上拍了拍,无尽的喟叹被他压在了心里。

人老了,难免多生感慨。

“哪里?”

“你就要知道了......”


评论(28)
热度(1260)
©七缺三 | Powered by LOFTER

剑胆琴心 侠骨柔情
4 add 3
^